毛乌素大漠的沙柳 ——读《沙柳诗歌》有感

2021-05-15 10:34 政报传媒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毛乌素大漠的沙柳
——读《沙柳诗歌》有感
曹谷溪

耄耋之年,力不从心,凡事该知轻重,这是自然法则。对青年作者的创作予以点评,更是如此。但面对一位激情满满、才情斐然的青年诗人,面对一位茂腾腾的陕北后生,我的情感之火被再次点燃。
青年诗人沙柳,1985年出生于陕西神木,本职工作从事的是煤炭企业。在《诗选刊》《作家报》《当代》等多家报刊发表作品。除过他的作品而外,引发我共鸣的还有跟作者密切相关的庄严且极具代表性的植被——沙柳。沙柳为沙漠植物,也是极少数可以生长在盐碱地的一种植物。即便是被流沙掩埋,依旧可以顽强地突破沙丘,继续生长。作者王利雄取笔名“沙柳”,这本身就体现出作者的大漠情怀和写作态度。在许多人的眼中,沙柳所彰显的正是生命在恶劣环境中,生存的价值和抗争的力量。
本土著名作家路遥,对毛乌素沙漠的沙柳情有独钟。1970年,刚刚踏上文学之路,他就曾写过一首题为《塞上柳》的诗作发表在诗集《延安山花》上。
战士塞上来,
排排塞柳攀衣袖;
战士停脚步,
齐声问塞柳:
塞上狂风紧,
黄沙滚滚流,
却何为,你身杆这么壮,
枝叶这么稠?
榆林市文联主办的文学期刊《陕北》其前身叫《塞上柳》,创刊于上世纪80年代,由已故作家牧笛担任主编。《塞上柳》给众多文学艺术爱好者开辟了一片广阔的创作天地,为繁荣地方文艺,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塞上柳》不就是屹立于毛乌素大漠的沙柳吗?

有道是,写作是一项愚人的行当。青年诗人沙柳从事写作已十年有余,取得了相当的成绩。《沙柳诗选》,无疑是对其最好的总结和褒奖。通览全篇,诗作给人最明显的感受有两条。其一是情真。这恐怕要感谢我们这片土壤。神木地处陕北的最北端,秦晋蒙三省接壤地带,习惯上将神木府谷两地统称为“神府”。特殊的地域,让“神府人”除了陕北文化习性的共性之外,更有其个性。早年到神府采集民歌,民歌手可以为你连唱三天不重复,请你喝酒会让你通宵无眠。神府煤田的开发更是让这块土地焕发出空前的生机和活力。沙柳的作品,无论是数百行长诗还是简短作品,处处显露出其扎实的生活积累和情感宣泄,可谓情真意切。
人生最美的幸事
就是陪你慢慢老去
人生最美的时光
就是和你一起看风景
 
不管是天涯还是海角
只要你愿意
一个眼神,足可以让我开心一生
 
遇见你这一刻
我便遭遇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拥有你
我就敢傲视全世界!
 
假如有来生,
我们做一对鸳鸯吧
傻傻地相爱一辈子!
其二是明快。中国是诗的国度,勤劳的人民在长期的生产实践活动中,创造了灿烂炫目的中华文化。中国人天然就有诗歌的禀赋。无论是两千多年前的“诗经”,还是诗歌鼎盛时期的汉唐,诗歌一直占据着最为醒目的位置。随着历史更迭、时代发展以及外来文化的冲击,当代中国诗歌的发展方向似乎并不十分明朗。近年来,关于诗歌和诗人的争论充斥网络。其焦点之一就是“不知所云”。沙柳的诗歌简洁明快,直奔主题。这种写作风格,传承了中国传统诗歌的遗风,而且跟读者拉近了距离。

当然,沙柳的诗歌可圈可点的地方不仅这些,还是把更多的空间留给读者 。作为一名文艺老兵,作为一名走出故乡的榆林人,对家乡有着天然的情结,对家乡的作者自然关爱。愿家乡出更多的人才,出更多的诗人。
沙柳,没有白杨的挺拨,也没有松柏的葱茏,它不喧哗,不张扬,它将自已的根须向大地深处延伸,将枝叶奋力伸向天空,它默默地给干涸炙热的大漠一片绿荫、一缕清凉。
这就是毛乌素大漠的沙柳!
2020年秋月于延安
 

责任编辑:政报传媒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