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排长 我们班的兵

2020-11-15 20:03 政报传媒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几回回梦里回军营,几回回双眸满天星;
    几回回梦亲亲不语,几回回呼唤战友情。
    那年那月,我们都在18到28岁之间,是最好的青春年华,然而,为了人民的幸福,我们奉献军营,挥洒青春热血。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晃,离别战友40多年了。
    “凉月如眉挂柳湾,越中山色镜中看。”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夜,月亮又升起在天空喽。此时此刻,回想我们在第二故乡的日子,与战友一起摸爬滚打的年代,与战友同吃同住同训练同战斗的岁月,我心潮澎湃,彻夜难眠。
    “家住层城临汉苑,心随明月到胡天。”难忘的战友我的兄弟,每每想到你们,我的脑海里便翻腾奔涌,久久难以平静。
    曾记否,昔日拉练的岁月,睡炕头,练战术;曾记否,夜间冒着零下几十度的严寒站岗放哨,夏日卧湿地滚战豪苦练杀敌本领,冬练严寒夏炼三伏,高扬军人本色。我们拼搏进取、冲锋陷阵,在演兵场上挥洒自己的青春与热血,铸就真正的“英雄联盟”。
 

 
    战友啊可曾记得,那是1978年的春天,我们班代表团参加军,师步兵常规武器大比武吗,这次比武要求凡是装备到摩步班的武器,人人都要熟练掌握并达到实战要求。我们班在训练夜间对闪光目标进行实弹射击时,天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刺骨寒风吹得冷飕飕,透心凉。在参谋长和排长的指挥下,我们个个不甘示弱,如小老虎一般,充分发挥平时练就的过硬射击本领,个个靶中10环,欣喜若狂的我,兴奋地冲到靶壕壕前,用手电照明观看弹着点。当时,看着满意的成绩只顾着高兴了,竟忘记了身后面那两米深的靶壕,我转身往回走时一步踏空,整个身体失去了重心,老排长耿玉喜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我,尽管人没有直接跌到沟里,但是身体的大部分还是掉了下去,整个身子重重的磕到了靶壕的壕沿上。由于我们是全副武装,身上配带着五个容量30发的冲锋枪弹夹,让我躲过了一劫,第二天检查装备时发现,那钢板强度极高的冲锋枪弹夹,硬是被靶壕的上沿砸弯了。正是排长的一拽和弹夹的护佑,避免了我的受伤,我竟然体无大碍。至今每每想起,我依然后怕,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如若不是排长及时出手,中国军人名录中将多出一位残疾军人了。第二天我又冲锋在训练场上,这不是神话,而是军人本色。正是在团、营和排长们的英明指挥下,全班战友凭借无畏勇气和坚定的信念,刻苦训练,我们班在全师大比武中,步兵常规武器射击一至五练习中,荣膺第一名,全班荣立集体三等功。
 

    军营是火热的,条件是有限的。那个时候部队生活异常艰苦,夜训无论持续到几点,都是没有加餐和补给的。年轻小伙饥肠辘辘,只能忍饿到第二天早饭。我们也呻吟过,也难受过,那个饿哟,至今恍如昨日。然而我们没有一个喊苦叫累,一个个精神饱满,朝气蓬勃,在平凡个体于绝境中留下非凡壮举。
    军营是沸腾的,训练是艰苦的,生活是多彩的。想想军营生活,追忆点滴细节,更让人回味无穷。还记得吗?营房大扫除清四害,苍蝇是四害之首,为了完成打蝇任务每班交苍蝇数百支,战友们眼疾手快,硬是把一座营房苍蝇打绝,下手慢的班排找不着苍蝇打了,咋办?只有跑到附近菜地打苍蝇充数了,附近菜农一个个喜不自禁。
    那时候我们年轻气盛,中午不午休常事,互帮互助是真情,团结友爱,亲如兄弟更是刻骨铭心,留下了无数佳话,如秋后的葡萄—一数都数不清。有的战友探亲返回,带上一大旅行包家乡特产,别提多诱人了,少的分到全班,多的能有全有,全连乃之全营甚至全团,人人有份,个个尝鲜,真有“半入江风半入云”之感。
    哪个小伙不爱美,哪个姑娘不怀春。更喜悦的当数抢鞋垫的场景了。由川妹子精心剪裁,一针一线拉出来的鞋垫子,战友们两眼放光,手伸多长,抢着争着,都想来一双美美自己。
 

    战友情谊深,官兵赛兄弟。老兵待新兵亲上加亲,从睡觉到起床,连吃饭刷牙都要手把手地教,班长.老兵好像大学教授似的。
    一桩桩一件件,忘不掉的是真情。有的战友把自己的压缩干粮节省下来给战友训练回来填一下肚子,还有的抢着帮战友洗衣服缝棉被,阅读家乡来信和互传佳音等等……
    战友们可曾记得,我们全班调动出发难舍难分的场景吗?我们乘坐的汽车在煤渣铺成的道路上逐渐加速,扬起漫天的灰尘,远处,老排长耿玉喜还在追着我们的车跑着,他是舍不得我们离开啊!
    看着排长追随的身影,还有撕心裂肺的呼喊,我们一个个早已泪流满面,鼻子一把泪一把,抱头哭成了泪人……
    那是人间真情的流露,那是官与兵的相依,那是中国军人的铁骨柔肠。那不舍的情,现场的景,永远难以忘怀。
 

    战友啊战友,为了守护祖国,我们就是一块砖,那里需要哪里搬。为了祖国的安宁,我们就是要随时听从祖国的召唤。
     桩桩都是爱,件件似海深。战友们可曾记得,问班长睡觉前闻袜子的场景吗,我逗趣的说闻袜子不得癌症,而这善意的谎言,其实是为了不影响战友休息和节约用水啊。
    还有吃饭第一碗少盛,第二碗冒尖的嗅事吗?唉,想说的太多,想写的太多,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写不完哪。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军号声声,是催征的号角;战马嘶鸣,是奔腾的足音;行军千里,是燃烧的激情。难忘是军人,铭记是责任,回味是前行,大海是深情。不敢忘,不能忘;长相忆,泪满眶……
    您在哪里啊,战友;还好吗,战友;何时再吃一碗我的面啊,战友!
    月是故乡明,情是战友亲。寂寂的夜,凉凉的月,绵绵的情,离离的别。此时此刻,我真的控制不住泪眼了:战友,我想您们哪…
    千言万语,万语千言,此时汇成一句话:祝福我的战友,永远年轻,幸福安康!
     “我酿的酒,喝不醉我自已,您唱的歌却让我一醉不起”……
    就让《驼铃》主题歌,表达我心中的祝福吧,“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请您多保重”……
 
监 稿/耿玉喜
 

责任编辑:政报传媒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