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腿夜眼神八路——高恒的抗战故事

2022-11-08 13:04 政报传媒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政报传媒网抗日战争时期,在冀东地区曾经活跃着一支由队长高恒领导的“滦县至山海关地区”的平原游击队——“滦山游击队”。他们英勇机智、神出鬼没,炸军列、端据点、拔钉子、打伏击,打得日寇晕头转向、闻风丧胆,有力地支援了前方的正面作战。电影《铁道游击队》、《平原游击队》正是他们的真实写照,他们用生命和鲜血编织的充满传奇色彩的英雄故事,至今还在当地流传。高恒则被群众称作“铁腿夜眼神八路”!
    午夜百米毙汉奸
    1942年夏天的一个夜晚,我八路军滦山游击队队长高恒同志,带领部分队员转战迁安路过滦县沈官营老家,所以想顺便回家看看。他们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地进了村。村内有一个为防止内涝人工挖的一个大坑,东西长约300米,南北宽约200米。游击队员们刚到大坑的南边儿,就听到对面有人说话,而且还有人吸烟,烟火一闪一闪的,像鬼火一样。他们停下来,仔细听对面的人交谈说话。由于夜深人静,对面说话的声音听得很清晰,原来是几个鬼子和汉奸在坑边纳凉。高恒见机会难得,抬手瞄准大坑对面的亮光就是一枪,将正在抽烟的一个汉奸头目一枪毙命!这下鬼子、汉奸可炸了锅,毫无目标地胡乱开枪。趁敌人慌乱,高恒和游击队员又打死了几个鬼子和汉奸后,在夜色的掩护下安安全全地撤出了沈官营。从此老百姓传开了,说高恒是“夜眼”,晚上能看到好几千米之外呢。
    “铁腿高大胆”
    1943年8月的一天,侵华日军驻野鸡坨中队中队长横田(又说松田)要到沈官营据点视察,于是,他提前让汉奸通知过去。
    沈官营据点驻扎着一个班的鬼子和伪军(两个鬼子、九个伪军),接到通知,他们不敢怠慢,赶紧准备迎接:黄土垫道、净水泼街、敲锣打鼓,并且在路边搭起凉棚、放好桌椅,摆上烟、茶、点心,全班日伪军持枪肃立。
    下午两点三十分,横田带领一个小队的鬼子准时来到沈官营据点,据点里的鬼子和伪军大献殷勤,又是敬礼又是鞠躬,端茶、倒水、点烟……
    老鬼子横田非常高兴,手拄指挥刀就坐在了椅子上,准备给鬼子、汉奸、伪军们训话,刚一坐下,还没来得及张嘴,就从桌子底下(桌子上蒙着桌布)伸出一把驳壳枪,“啪”!一枪打在横田眉心,老鬼子当场毙命!几十个鬼子伪军还没反应过来呢,从桌子下面钻出一个人,屈膝弯腰,像一只敏捷的猴子一样,“嗖、嗖、嗖”的往南跑了,边跑边喊:“高恒在此,有本事就追我来!”。鬼子们终于明白过来了,赶紧派人骑着摩托车追,可是一直追到三十里外的滦河大桥也没追上,只好悻悻而归。
    原来,高恒得到横田要去据点视察的消息后,趁敌人忙着迎接横田的机会,早就偷偷的埋伏在了桌子底下了。
    自此,老百姓又给高恒起了一个“铁腿高大胆”的绰号。
    三把板斧端据点
 1943年秋,时任卢抚昌联合县的县委书记高敬之向滦山游击队高恒同志交代了任务,要求他们伺机打击滦县日本建设总署的鬼子,并夺取武器武装自己。
 高恒与内线及时接头,得知滦县的日军建设总署在日伪心脏地区,周边形势险要复杂:东边是滦河;西边是滦县老站票房,驻着日本警备队;建设总署隔墙是日本守备队,铁路北是治安军大营。北面横山上有鬼子的炮楼,南边街里有宪兵队、警察所……建设总署内有3个鬼子、9个伪军,两挺机枪、两门小炮、望远镜等。高墙上拉有铁丝网,门也是带碰锁的“铁洋门”。
 经过周密准备,高恒挑选了11个胆大心细的队员,召开战前动员会议,带上老虎钳,全部配备短枪,并特制三把板斧,争取一枪不放端下据点。那天傍晚,滦山游击队刚过滦河,便听说总署隔壁又增加了500名鬼子。他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翻过横山,绕过南边街里,等到戏院散戏,他们便随着人群摸到了日军建设总署门口。在内线的协助下拿下岗哨,留下一名队员把门。
    两名队员剪断铁丝网跳进伪军班房,当时屋内灯火通明,有的喝酒,有的打麻将……陈班长大喝一声:“不许动,谁动打死谁!”,伪军们举手投降,小李摘下墙上挂的几支大枪;另一路,高恒带领几名队员和内线刘队长去杀鬼子。屋内鬼子们正在睡觉,老邢闯进屋一斧将边上的鬼子砍死;瞎齐的斧头砍向一个蒙毯子的鬼子,不料砍中的是脚,鬼子立时坐起,瞎齐第二斧又砍进了鬼子的肩上,斧子卡在肩胛里,于是二人在地上厮打起来,老邢见状,一枪将鬼子击毙。一听到枪响,在门口把守的高恒赶紧鸣枪,命令收拾战利品撤退,埋伏在北山的队员也赶紧鸣枪接应。
    日伪派出大队人马进行追击,高恒带领队员一口气跑出十几里,到了张北户坎村休息,清点人数后发现一个不少,只有一名队员受了点轻伤。共缴获轻机枪两挺、小炮两门、步枪十一支、望远镜一架,虎口拔牙大获全胜。这是滦山游击队比较著名的一场战役,更使游击队的名声远扬,很多当地的老百姓至今还津津乐道。



    高恒巧锄奸
    1943年腊月14,北方地区正是天寒地冻的季节,然而这一天凌晨三点多钟,高恒带着六名游击队员回到了滦县沈官营老家,完成上级交给的一项任务:除掉大汉奸张歪歪(为保护其家属隐私,故用化名)。
    张歪歪,早年参加八路军,在部队的培养下,很快成为一名优秀的基层指挥员,但那时八路军的生存条件太艰苦,往往吃不饱、穿不暖,最后张歪歪经不住金钱和美色的诱惑,做了一名可耻的叛徒,当上了汉奸参谋长。因为他的叛变和出卖,给八路军造成很大损失,而且他手里掌握着大量我党我军的机密,所以我八路军冀东军分区司令部命令高恒所在的游击队除掉汉奸张歪歪!
    在得到确切消息,知道张歪歪回家探亲的情况下,高恒带领六名队员在凌晨三点多就将张歪歪家包围起来,并破门而入。汉奸张歪歪手里虽有枪,但没来得及反抗,就被生擒活捉,然后游击队员将汉奸带到村北栗树林里。这里,游击队员们早已为这个汉奸挖好墓坑,汉奸跪在坑边痛哭流涕。高恒拿出早已拟好的判决书,对大汉奸张歪歪进行现场宣判,并立即执行死刑。一名游击队员用镐头在汉奸后脑勺猛击一搞,汉奸来不及挣扎,一声闷哼,栽进墓坑,然后队员七手八脚将坑填平,活埋了大汉奸张歪歪。高恒和游击队员没费一枪一弹,顺利地完成了组织上交给的任务。
    夜袭安山火车站
 1943年盛夏,高恒游击队决定消灭作恶多端的安山火车站西万义站的敌人,那里驻扎着一个中队的警备队,且武器精良。高恒在新房子村召开战前动员会,讲清行动计划、联络暗号后,40多名游击队员带着云梯、斧头、枪支、手榴弹连夜出发。
 夜袭队伍分成三组,从南、北、西三面架梯子上墙,发现院内躺着100多名敌人,鼾声如雷。情况有变,原来是蛤泊据点的100多名警备队员前来壮胆。高恒命令队员们沉着冷静,按原计划办。这时敌岗哨突然鸣枪,被游击队员迅速制服。墙上的队员们投下手榴弹,将睡梦中的乱人炸得鬼哭狼嚎。
    队员用斧头砍开门闩,高恒带队伍冲进院中,高喊“不许动!我就是高恒。”并虚张声势地喊:“一营跟我来,二、三营在外面!机枪连从这边上,机炮连先不要开炮,缴枪不杀……”敌人们闻听高恒大名,又见到如此阵势,个个跪地求饶。突然,从一间小房里射出密集的子弹,高恒飞身上房投下几枚手榴弹,结果了敌人。此战共缴获90多支步枪,手榴弹、子弹一批,40多名队员无一伤亡,全部安全撤离。
    酒瓶擒敌首
    1944年冬,高恒在外地抗日打鬼子快两年没有回家了,组织上批准他回家探望老人和新婚几天就分别的爱人。12月17日夜,高恒在夜色掩护下秘密潜回家中。第二天早起,高恒拎着一个酒瓶去村里唯一的一个小卖部打酒,想陪多年未见的兄弟喝两杯。来到小卖部门前,一掀门帘儿就往里走,刚踏进门一只脚就愣在那儿了!为啥?只见一个鬼子军官背对着他正在买东西,而且鬼子军官身上带着枪和指挥刀!高恒可是手无寸铁啊!这时小卖部老板一抬头看见了高恒,两人顿时一愣,鬼子军官感觉不对劲,也要转身,说是迟,那是快,高恒来不及多想,一个箭步冲过去,用酒瓶口顶在了鬼子的腰上:“别动!我是高恒!”。这鬼子着实吓了一大跳,而且一听是高恒更是吓傻了,乖乖地举起了双手。高恒顺手下了鬼子的刀、枪和子弹夹。高恒让鬼子趴在柜台上别动,自己则悄悄地退出了小卖部,顺利的回到了部队!
    后来据小卖部老板说,那个老鬼子在柜台上趴了足足有一个小时,愣是没敢动!这个老鬼子恐怕一直到死也不知道自己被高恒用酒瓶子缴了枪吧。 
    高恒,男,汉族,1921年生在河北滦县沈官营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自小在家务农。1938年7月,年仅17岁的高恒参加了李运昌等人领导的冀东农民抗日大暴动。后来在冀东抗日联军第二十三总队当警卫员。1939年夏,参加冀东党组织发动的二次暴动。同年,随暴动队伍挺进平西抗日根据地,进入部队随营学校学习。由于高恒作战勇敢、有勇有谋,而且政治觉悟高,于1940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夏天,和冀东地区受训干部战士一起,奉命打回老家,坚持冀东抗日游击战争,多次以少胜多,缴获鬼子大批军火。1946年,在剿匪战斗中不幸壮烈牺牲于辽宁省昌北县,年仅26岁。(本文根据烈士生前战友和后人讲述整理)




作者:李增林(传承)

    李增林,笔名传承,河北滦州人,中共党员,作家、公益媒体人。现任CCTV华夏之旅栏目采编、中国公益记录者在线副总编、冀东革命史研究会滦州分会会长。擅长诗歌、短小说、通讯稿件写作,多篇作品见诸报端、杂志、网络媒体.

责任编辑:政报传媒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