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报中国红色文化艺术顾问高乐推荐介绍

2022-03-16 16:22 政报传媒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西青区水高庄农业技术员高乐开车去市里给朋友送菜,回来的路上,正是上午八、九点钟,突然从路边蹿出一个牵狗的小孩子,路窄,高乐为躲避和保护孩子,向左打把,让车撞在树上,车上三个人全都受伤了,小孩子平安地悄悄走了。路上没有红绿灯,也没有监控器。后来好心的路人打了120,救走了他们。高乐自己花了三十多万给三个人治病,自己左头颅骨的伤口长达7寸。昏迷了四天。当时亲朋好友三四十人赶到医院看望他们,市委组织部的同志也来了。跟随高乐走“长征路”的老头老太太们都来了。还有送鸡蛋送钱的。他感到给大家添了麻烦。伤痛给高乐造成间歇性失忆。但他能下地了,就又到村里的“长征路”活动场所去看看。这一点他忘不了。
 

“长征路”是水高庄的高乐和村委会一起策划营造的红色教育活动基地。
 
      在活动进行中,有的党员不穿红军军装,还嘻嘻哈哈,高乐总要理直气壮地批评他们。有人对他有非议,家里也不愿意让他为此得罪人,但他仍然坚持自我。这个活动基地营造三年来,已有万名党员参加了这个活动。新华社,人民网,北方网等全国权威媒体都做了报道。
 
      高乐多年来在村里推行绿色蔬菜的种植,曾经到人民大会堂“全国农业科技会议”上介绍过经验。从2016年起,动议策划了“重走长征路”活动,和村委会一起,在村里营造了五公里长的象征性的“长征路”,其中涵盖了水域、丛林、草地、芦苇荡和水泥路等地貌环境。有“泸定桥”、“丛林穿越”、“泥泞沼泽”、“雪山荒原”等多个路段,充分利用了水高庄的地理环境和基础设施。并招聘了一批社会志愿者加入进来。远近大量党员干部前来参加这项活动,接受红色教育,引起新闻媒体和市领导高度重视。2017年,高乐又因为保护孩子而使自己身负重伤。这一连串的经历,印证了高乐的所思所想,因为他是老八路的后代,血液里流淌着红色基因。
 

     高乐的父亲高进和,刚出生爷爷就外出到新疆“赶大营”,一去不归;父亲7岁时,奶奶去世,小孩子跟着老伯驾船下卫倒腾生意,经常挨打,曾经被一蒿打进水里,又捞上来,吃尽苦头。后来跟着别人卖包子,被抓劳工的土匪抓走,几次逃跑几次被抓。继而土匪拿他们跟日本人作交换,转送到山西为日本人挖煤,也是多次逃跑。磨难中被八路军救出,就此参加了人民军队。经历了不计其数的战斗。身上十几处伤疤。一次在和鬼子拼刺刀时左肋受伤,流出了肠子,战友拿过酒葫芦用白酒给他冲洗后塞了回去,用布条缠上,他竟然奇迹般活下来。此后左胸、右胸、脖子、后背、两腿等处都受过伤,留下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疤,腰上的一块伤疤里残留着弹片始终没有取出来。他曾经在四野部队围长春、打四平,四野后来南下,而高进和因为受伤而掉队,养好伤请地方政府开了路条,只身追赶部队,过黄河,过长江,追上部队参加了解放海南岛的战斗。当部队回撤至北京郊区集结,准备抗美援朝时,高进和因一身伤病被强行要求离开部队,临走给他开了残疾证,而性格倔强的高进和为了便于地方工作,要求在残疾证上不把伤病写太重。他背着被包、穿着军装恋恋不舍地回到家乡。初期组织上让他担任静海18区的区长,不久就因没有文化而让贤,当武装部长,天天背着驳壳枪抓土匪,维持治安,给商业局押粮运草,组织物资流通。他不贪恋权位,时隔不久就培养推荐了武装部长和商业局长。上级领导见他没有成家,便帮他提亲,把妇救会主任(高乐母亲)介绍给他,为此做了很多思想工作,因为父亲比母亲大15岁,母亲不太同意。家里曾经有不少父亲的军功章,战争年代的茶缸等纪念物,都被当过28年兵的弟弟拿走保管了。父亲在家乡什么待遇都不要,经常想的是战友们都牺牲了,自己能活着已经不错了。始终没有要离休待遇。四十多年前还曾经被人冒领过伤病补助3万元,被追回后全部捐给了学校。老人家的一生,是一身正气、光明磊落的一生,去世时101岁。
 

      红色家庭,营造了红色气氛,培养了红色种子。高乐的弟弟多年当兵,他又送儿子到了部队,当了消防兵。塘沽发生爆炸事故那年,他带了三辆车,运载着蔬菜、麻酱、香油等物,在第一时间来到塘沽事故地点,天津消防总部的人问他姓甚名谁,他恳切地告诉对方,自己是消防战士的父亲,现在前来慰问消防战士,不应该吗?为此,他还受到中央首长接见。他的举动有时会不被人理解,但他经常想到父辈的一生不容易,要继承和传扬父亲留下来的红色种子。继水高庄“长征路”活动基地之后,高乐又策划联合了邻村六阜村一起营造“长征路”,扩大了活动范围,使之成为红色教育与绿色旅游相结合的重要项目。目前,蓟州方面的村庄,也正在邀请高乐前往帮助策划和营造。是父亲的红色基因影响了高乐,使高乐昂首阔步走在播撒红色种子的道路上,不仅把红色基因传给下一代,还要传给更多的人们。

责任编辑:政报传媒网

>